年入百亿的游戏土豪发愁钱怎么花

No Comments

在商业环境颇为艰难的当下,几乎所有公司都将“降本增效”四个字奉为生存指南,连手握重金的大厂也都主动裁员,缩衣节食以求过冬。但有一家公司却显得极其例外——不仅吸金能力越来越强,花钱也相当任性。

近日,“米哈游诉五矿信托”话题登上微博热搜。企查查显示,西宁法院将于7月25日公开审理米哈游和莉莉丝起诉五矿信托“营业信托纠纷”一案。这起诉讼或与近期暴雷的五矿旗下信托产品有关。

据《时代周报》报道,招商银行6月15日公告,该行代销的五矿信托-鼎兴1号至15号产品在3月30日到期后,均无法完成兑付,总规模超23亿元。该产品投资方向为房地产融资,多名投资人已收到该系列信托计划申请展期18个月的通知。

与五矿信托发生纠纷的米哈游,被外界猜测极有可能持有一部分暴雷的信托产品。不过,米哈游方面对此表示“不予置评”。《中国企业家》联系米哈游后,未收到该公司相关回复。

买理财踩雷的这些钱,对手握《原神》这台“印钞机”的米哈游来说,可能只是小事一桩。这家在国内极为低调的公司,早在2020年营收就超过百亿元了。相比如何赚钱,米哈游更发愁“如何花钱”。为此,米哈游不仅招聘专业人士学习财技,更开启了对外“任性”投资,大手笔投资了一批和游戏相关性不强的公司。

这家成立11年的公司,只拿过一轮天使轮融资,并且连续两次IPO止步,但近两年,米哈游的游戏业务却突飞猛进,年营收过百亿元,根本不缺钱,并且让一向坐稳国内游戏头把交椅的腾讯感受到了威胁。

2012年,米哈游工作室成立,几经波折才拿到了100万元天使轮投资,并利用这笔资金做出了《崩坏学园》。但这款游戏面世后反响平平无奇。据猎云网报道,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刘伟曾在采访中透露:“那个时候看不清产业的方向,不知道未来要怎么走。”最困难的时候,刘伟和合伙人拿着4000元的月薪,自己还要身兼多职:“我可能除了美术原画这个工作没有做过外,其他的所有工种,我早期几乎都做过。”

直到2014年,《崩坏学园2》获得初步成功,当年营业收入超过1亿元;2018年,仅《崩坏学园3》全年流水就达23亿元。从《崩坏学园3》开始,米哈游开始了出海战略,销往韩国、东南亚等地。根据韩国数据公司IGAworks报告显示,《崩坏学园3》一度成为韩国收入最高的中国手游。

“崩坏”系列IP也因此成为米哈游重要收入来源。米哈游于2017年3月首次递交的IPO申请公开招股说明书中显示,2014年至2015年,《崩坏学园2》带来了2.6亿元收入。《崩坏学园3》上线亿元。

2017年,米哈游首次递交IPO,试图在A股上市,计划募资12.22亿元。但当时,依赖单一IP被视为严重风险,导致其IPO未获通过。2018年,米哈游更新招股说明书,将募资规模提升到14.89亿元,但在排队三年后,上市希望依然渺茫。2020年9月,米哈游又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避免过度依赖单一IP,IPO首次折戟后,米哈游耗时3年、耗资1亿美元,研发出了新的游戏IP《原神》。米哈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时,正是《原神》的公测阶段。也正是这款游戏让米哈游一跃成为营收百亿元的头部游戏公司。

《原神》上线亿美元的收入,成为当月全球收入最高的手游,且连续6个月蝉联中国出海手游收入冠军。2021年初,米哈游总裁、联合创始人蔡浩宇在一次公开演讲上提到,米哈游2020年全年营收超过了50亿元。

但事实证明,蔡浩宇对公布的数字有所保留。据《解放日报》2021年8月发布的上海百强企业榜显示,米哈游在2020年以超过100亿元的营收额名列第88名。更具体的数据是,米哈游2020年营收101.28亿元,其净利润增长了47.7亿元,增幅为474.51%。

Sensor Tower的监测数据显示,2021年,《原神》在海外市场仅移动端收入就超过18亿美元(约120亿元人民币)。有媒体因此推算,假设米哈游的净利润率不变,《原神》全球移动端占整体收入的比例不变,米哈游2021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28.54亿元,净利润约为185.40亿元。但米哈游随即否认了这一数据。

Sensor Tower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2年5月,不计入PC端和主机端的数据,《原神》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中的总收入已超30亿美元。目前《原神》已成为总收入仅次于腾讯旗下《王者荣耀》和《绝地求生》的一款游戏。

《原神》为米哈游带来了充沛的现金。自称“技术宅”的米哈游,在摸索到如何赚钱的路径后,现在又在摸索如何花钱。在米哈游看来,对外投资显然是一条既能管理资产,又能扩张市场的有效路径。

在米哈游十多笔公开可查询的对外投资中,起初,米哈游的投资方向还是围绕本业,投资了机核网、米画师、艾漫、潮玩星球等涉及游戏上下游产业链的公司,但最近的几笔投资,严重偏离了本业,让外界产生质疑:米哈游是不是钱多的没地儿花了?

2021年3月,米哈游宣布投资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脑病中心,合作的主要内容是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和临床应用,由米哈游提供专项资金。2021年6月,米哈游又斥资近6亿元投资了主打“社交元宇宙”的Soul。

今年2月份,米哈游领投了能量奇点,这是一家致力于开发可商业化的聚变能源技术的公司,聚焦于高磁场、高参数、标准化的高温超导托卡马克装置,及其运行控制软件系统研发。5月份,米哈游又投资了民营航天公司东方空间。据介绍,东方空间的该轮融资将用于“引力-1号”中型运载火箭的研制和首飞,同时加快推进百吨级可重复使用液氧煤油火箭发动机研制。

虽然这些业务和游戏目前看来八竿子打不着,但在未来还是颇具想象力。米哈游投资的这些前沿科技公司,在某种层面上倒是和米哈游“技术宅拯救世界”的Slogan不谋而合。在米哈游的招聘页面中,也能看到其正在招聘硬科技相关的投资经理。

从米哈游的投资逻辑来看,其显然已经不满足在垂直领域“躺赚”,而是想要横向扩张,这一举动像极了互联网大厂当初靠“买买买”的扩张路径。但如今经济环境变化颇多,米哈游的花钱路径是否还适用于当下?

字经济智库首席研究员胡麒牧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解读,米哈游的这些投资动作,很可能是为转型做准备。

“实际上所有游戏公司都在面临两个风险,一是道德上的风险;二是政策监管上的风险,比如游戏版号的停发,它的市场扩张就会受限。能够一直做闷声发财的公司或许也不错,但如果有上市的商业计划,那么米哈游这类游戏公司就需要通过调整业务结构向科技公司转型,转型的目标是,让游戏业务成为它商业版图中基于其技术的其中一个应用场景。”胡麒牧说。

胡麒牧认为,米哈游从游戏起家,虽然现金流和利润都颇丰,但收入来源太单一。米哈游如果要上市,一定会面临投资者提出的一个问题,那就是,如何规避上述两个风险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通过横向“买买买”构建起一个多元化的业务生态,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,既发挥了竞争优势,又规避了风险,还描绘出一个更加宏大的愿景。

“只要米哈游的资产构成里,游戏资产只是其中一个业务版块,那它就不仅是一家游戏公司,而是一个多元化的数字科技公司。”胡麒牧分析,“对资金充沛的企业来说,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,实际上是适合出去收购资产的,因为这时候资产估值低。如果米哈游能够收购到一些成长性不错,并且符合米哈游未来发展刚需的资产进来,那么对它自身还是有益的。”

《疑踩雷五矿信托的米哈游有多豪:造火箭、投资人造太阳,一款游戏入账百亿元》,时代财经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